虎嘯空中轟雷鳴:AT-3自強號教練機的故事

國慶日當天在電視上看到雷虎小組的表演,不由得想起了一個心裡的疑問。AT-3的開發應該在一開始就是以「攻擊機」為目標的開發案吧? 自強號原本不該是被開發用來專職特技表演的機種,AT-3應該是一架「虎嘯空中轟雷鳴」的空中攻擊機才是。

 

 

自強號的名字甚好,總讓人想起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話語。當然,飛機的名字也反映了國家當時的處境,政府當時用「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作為宣傳核心,建構在冷戰格局中的意識形態。

 

若由技術層面來看,或許「君子以自強不息」的成份,也不能說是沒有存在於設計者的理念之中。無論是和A-4、Su-25、BAE Systems Hawk放在一起觀察翼型的設計、雙引擎佈局安排、多掛載點(7處掛載點)的設計等等,都很有參照各國攻擊機之處。教練機之下,其實是完完全全的攻擊機設計。當時為了製造出自強號,空軍首先與美國諾斯普魯斯公司合作,但美方以此機可能發展成攻擊機為由,阻止了此項合作方案。空軍方面後來將設計團隊撤回,重新尋找各國的合作可能。在國內沒有建立高速風洞的情況下,自行建造測試用的全金屬特殊鋼模型,送至國外完成飛洞測試。另外,為了顧及安全性,空軍還建立了一個自強號的前機身,送至英國完成了彈射椅的驗證實驗。

 

(AT-3自強號教練機前機身在英國進行彈射椅的驗證實驗)

 

 

(AT-3自強號全金屬高速風洞模型)

 

 

【雷鳴(Lui Meng)號攻擊機】

日後, 1970-80年代前後,自強號的衍生型XA-3雷鳴(Lui Meng)號攻擊機,處在台美關係低迷的氣氛中,該機成為了空軍自力籌獲空中攻擊武力的重要基礎。當時,曾經在雷鳴上加裝了30公釐的機炮,作為其對地火力支援,破壞地面裝甲車輛的主要裝備。另外,為了擴充其對地攻擊火力,也進行了各種投擲武器的技術驗證,例如曾在雷鳴機上加裝「汽油燃燒彈」、「空射火箭夾艙」、「重型空投炸彈」,以及「響尾蛇空對空導彈等等,形成了多用途攻擊機的基礎戰力。最後,雷鳴機甚至發展出了空射反艦飛彈的對海攻擊能力,並完成了五次實彈實驗,五次皆命中靶船,完成預定目標。根據華錫鈞將軍有關於XA-3的訪談記錄片,海軍曾經向國防部呈請生產二個中隊XA-3的計畫,作為海軍定翼攻擊機。另外,「導彈危機」時,國防部也曾要求雷鳴機完成戰備待命。透過華錫鈞將軍收集各方口述與影片資料,我們可以知悉XA-3的發展可以說是相當成功。

 

A-3攻擊機武器酬載能力增加為6,614磅以上(3,000公斤以上);兩翼下共有4處掛架,機腹下1處,再加上翼梢掛架,共有7處掛載點

  • 機首右前方:1門30機砲(A-3攻擊機)
  • 機腹掛架:1處,可掛載910公斤重武器,可攜帶1枚Mk84 2,000磅低阻力通用炸彈或1具AN-M3 12.7mm雙聯裝機槍莢艙。
  • 內側掛架:2處,可掛載636公斤重武器,包括Mk83 1,000磅低阻力通用炸彈、Mk 20集束炸彈或150加侖(568公升)副油箱。
  • 外側掛架:2處,可掛載272公斤重武器,包括5吋或2.75吋火箭莢艙或其他武器。空射型雄風二型反艦飛彈(A-3攻擊機)
  • 翼端掛架:2處,可掛載2枚AIM-9響尾蛇飛彈或天劍一型飛彈。』

 

 

 

不過,這種設計方案最終還是被塵封起來,成為了展示機。一些坊間的報導,則是提及了也曾經有在AT-3上施用吸收雷達波塗料的試驗性計畫,也有外電報導曾經實驗掛載魚叉反艦飛彈,但具體情況如何,則沒有明確的報導與介紹。其實,台灣離島眾多,定翼攻擊機的高航速、低空、大掛載量、較長的密接支援任務距離,都會是島嶼防禦作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空中火力。南海與釣魚臺海域的衛疆作戰中,攻擊直昇機能夠提供的空中火力支援有限,而其它的主力戰機的載彈量、滯空時間上都有限制。相較之下,次音速的攻擊機,若兼具視距外地面高精度炸射與對海反艦能量,將會是一項重要的空中火力選項。若是離島機場能夠設置攔阻索具,以及增長跑道下,雷鳴機若一方面減輕機重,並換用較高推力的引擎,或可兼作前線佈屬轟炸機,用於外島防守的衛疆作戰計劃中。

 

雷鳴攻擊機的航程表現:

  • 航程:1,417哩(2,280公里),無副油箱 ,攜帶2具副油箱為1,982哩(3,189公里)。
  • 飛行升限:48,065呎(14,420公尺)
  • 續航時間:3.2小時(無副油箱,僅依靠機內燃油時),攜帶2具副油箱為5.2小時。

 

 

 

不過,可惜的是AT-3的發展計畫,最終停留在教練機的階段。其它的發展主要是測試性的實驗載臺,該機參與了「青雲彈」、「萬劍彈」的開發,實驗成功後,自然這些新式空投武器也成為了AT-3可攜彈種的選項之一,加強了其對地攻擊戰力與更多元的任務彈性。

 

華錫鈞將軍在其記錄片的最後,提到了展望部份,他認為國內的精密工業、航空電子上的技術已有相當的基礎,與其外購武器,不如以此培養國家航太工業實力。AT-3可以在雷鳴機的基礎上,加強航電設備,更換多功能雷達(增強對海、對地、甚至是全天候作戰的能力,使其接近二代戰機的航電水平)。另外,機體方面可以加裝換用更多的複合材料,減經機重,增加強度,一方面可以增加航程,另一方面可以增加武器掛載的重量。同時,還可以引入「適形油箱」的設計,增加航程。如此一來,配合了各種新式的對地、對海的新型武器,雷鳴機將會具有強大戰力的攻擊機之一。此外,作為教練機的方面,雷鳴機的進一步改進與昇機,也可以生產更加簡化、量產型的雙座教練機,來配合空軍訓練上的需求。這是華錫鈞將軍語重心長的話語,讓人敬佩,發展空軍的同時,也厚植航太產業實力,又可讓後勤不再操掌於外國軍火商人的手中。(

華錫鈞將軍年輕時是中華民國著名的飛行員,服役於「黑貓中隊」,也就是前空軍35中隊──空軍祕密偵查隊。他曾駕駛U-2偵察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偵照任務達10次之多。華錫鈞於1969年取得美國普度大學航太博士學位後,1970年返回台灣出任航空研究院飛機設計室主任,是台灣少數具有飛行實戰經驗與航太理論基礎的第一人,在台灣連汽車都沒有自製能力的年代,開始著手設計研發戰機,其中包括大家較為熟知的IDF(經國號戰機),因此被稱為「IDF之父」。李登輝總統時代,華將軍受聘為總統府戰略顧問,1995年退休。筆者父親曾在漢翔公司轄下的俱樂部擔任行政管理工作與華將軍相識,當時在園區中,人們私下習慣稱華將軍為「華老闆」)

 

【特殊的油路設計:「交互供油」(Cross feed)的功能】

AT-3上有兩具獨立的燃油供應系統,並具有「交互供油」(Cross feed)的功能,當某一具供油系統故障或受損時,另一具供油系統將會自動接替供給兩部發動機燃油。而每個燃油箱本身也具備自動防漏與封閉的功能,容量為815公升(215加侖),兩個油箱的總容量為1630公升。除了內部主油箱以外,AT-3兩翼下的內側掛架可各加掛一個568公升的副油箱,能夠有效延伸滯空的時間。

 

 

 

隨著航空技術的發展,若是雷鳴機能夠裝備電子作戰的夾艙,強化電戰能力,又或是能配備Link-16等戰情分享聯結。進一步甚至是裝設雷射與紅外線的標定夾艙,以及萬劍彈等視距外攻擊武器,當可在經濟的造價上,大幅度的強化空軍在視距外、全天候、複雜電子環境,以及多戰系平臺下的協同攻擊能力。另一方面,換裝推力更大、效率更高的引擎,也可以增加其戰術應用上的彈性。

 

 

展望之外,現實的處境中,AT-3的發展並不如預期。該機後來又進行了全機延壽的計畫,以因應機體老舊與零件不易籌獲的問題,總體的操作時數也達到了相當驚人的帳面數字。

 

但這又引出了另一個問題,2017年以後,機體壽限將至,AT-3的後續機種要如何籌獲? 為了因應日後空軍訓練上的需求,勢必要進行新一代教練機與攻擊機的開發。

 

原本IDF曾有過開發雙座單引擎,雙座雙引驚,量產精簡化的教練機計畫,甚至是開發外銷教練機型的計畫方案。

 

但這些計畫最終仍停留在紙上計畫的階段,而許多工程師被韓國重金延聘協助發展航太事業。近幾年,韓國開發出的新式超音速高級教練機與攻擊機–金鷹式(T-50;FA-50 ),可以說是這方面研究的代表之作。(2013年,FA-50戰機據報導,將出口菲律賓。)

 

【韓國近年開發的超音速高級教練機-金鷹式(T-50)】

 

看看韓國由當初來台參訪中山科學研究院,試圖與台灣合作發展航太工業,到今日自行發展出完整的戰機、教練機生產線。

 

雙方在航空技術之高下,遠非昔日可以比擬,其間的曲折與變化,足以證明科技領導者的遠見與魄力上的重大差異。

 

XA-3的設計願景,但最後還是束之高閣。看完了AT-3的空中表演轉播,心中頗有感觸。

 

 

 

 

回應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