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剃頭、「髪切り」、剪辮案:關於頭髮的政治、醫學與超自然事件

網巾V.S.薙髮:明清易代時期的『髮禁』問題

「頭髮」一物在東亞社會中,時常被視為人的氣血所聚,同時又與文化、政治之間有著莫大的聯繫,例如:夫妻結髮同心,以此聯繫美好良緣。又或者是明朝以髮絲結為儒士「網巾」,寄以「萬髮(法)俱齊」的政治願景寓意,成為了有明一代衣冠正統之所寄。明清易代之際,不願薙髮的明代遺民志士,常常便以網巾作為其不忘故國衣冠的象徵之物。

明刻本《天工開物》插圖中的戴「網巾」男子

透過清代檔案的記載,我們常看到圍繞著網巾與薙髮的所衍生的各種衝突案件中,更有著滿清入關後的政治危機與種族對立情緒充塞其中。清初政治文化中「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的宣傳語言,成為了一個政治變動劇烈時代下仇恨對立氛圍的最佳縮影。「網巾儒服」與「薙髮留辮」形成了立場鮮明的政治立場與髮式宣言,留什麼樣的頭髮,戴什麼樣的髮飾,也就不只是個人風尚的喜好,而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宣誓。權力的毛細管作用下,政治力量在明清兩代無所不在地干涉著男子們的頭髮形式。

明清鼎革之際,還曾出現「畫網巾先生」的奇聞異事。「畫網巾先生」為了表示對於明朝忠誠不二,他在入清後總在額頭前面用黑墨畫上了早被清廷查禁的「網巾」線條,在高壓統治下權且「以假作真」,略表其忠君愛國之心。另外,江南大儒錢謙益因為投降清廷,改穿清朝冠服,而為時人嘲諷為「一代大儒,兩朝領袖」,衣袖改換,髮式變動,一如江山易手。男子漢的頭髮,原來並不能由自己作主。頭髮還真是件敏感的事,皇帝老兒總是想在上面現些威風,作些文章。

明代《三才圖會》中的「網巾」圖樣

若由更廣泛的由東亞來看,則李氏朝鮮在明清之際,依然維持了明代儒服衣冠,甚至在日後多次派遺燕行使出訪北京,使臣在私下筆談中,往往詢問清朝官員民人衣冠為何盡變,薙髮留辮之外,讀書人們是否尚戴「網巾」?最後,透過滿漢對譯中,「網巾」一詞的翻譯上也甚有趣味,有的單純音譯為「wanggin」,在史語所藏內閣大庫檔案中,則有對譯為「wangse(網) mahala(帽子)」(網般帽子)。另外也有用šufa(束髮頭巾)轉變詞尾,將「網巾」對譯寫為「šufasu」(音近束髮束,或許有音譯的成份在內?)。總之,從這些對譯中,我們也就自然理解「網巾」的大略形制。審音勘同之中,也可見證明清之際政治文化的幽微曲折之處。

『剪辮案』與『髮切り』:清代中國與江戶日本有關『頭髮』超自然案件

然而,除了上述的政治文化與邦國禮儀服飾方面外,頭髮也往往與超自然的現象有所關連,例如:茅山道法咒術中,時常以頭髮作為巫蠱施法之物,繫之小人,或以此咒詛。由茅山術的傳說,日本的妖怪事件,甚至東南亞習稱的降頭術中,都可以看到頭髮與法術、物怪的諸多關連。但是頭髮被無名的力量割取而去,並且與妖術鬼物發生關聯的事件,卻並不多見。除了孔復禮教授在《叫魂》一書中,提及的「剪辮案」,提到清朝發生工匠取人髮辮施法、辮髮在睡覺時為人偷割的諸多怪異案件之外,多年來我唯一觀察到的類似例子,便是日本有關「髪切り」的妖怪怪談。

髪切怪(髪切り)的由來,有不同的說法。多半是說不知由何處突然出現,在路人有所感覺之時,就被妖怪切去了頭髮。也有人說,這是人與獸靈結伴相合,所幻化而生的鬼物。總之說法眾多,人言人殊。

歌川芳藤的「髪切の奇談」浮世繪畫作(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0366028.jpg)

日本藝術界中以繪畫《鬼太郎》系列漫畫聞名的水木茂先生,也曾在筆下畫出過「髪切り」(かみきり)的漫畫形象。水木茂先生筆下的形象主要仿效自江戶時代佐脇嵩(1707-1772)的《百怪図巻》中所繪出的妖怪形象。至於,日本古代文獻上面的記載出處,主要有寬保時代的《諸国里人談》,以及江戶時代根岸鎮衛的《耳袋》,以及著名文人大田南畝(1749-1823)的随筆集《半日閑話》等等。1784年刊行的妖怪畫集《百器徒然袋》(ひゃっきつれづれぶくろ)中,則收錄有髪鬼(かみおに),但似乎是另一種由毛髮所幻化出來的不同形態妖怪。

日本幕末時期的學者朝川鼎曾在其《善庵随筆》中指出,此物實際上是道人命令妖狐割去人髪。另外,江戸時期由喜多村節信所編著的江戶俗學百科事典《嬉遊笑覧》中,則認為「髪切り」是一種「髪切り虫」的昆蟲,有剃刀般的牙,以及剪刀般的前足,藏身於屋頂房瓦之下,伺機割人頭髪。但時至近代,明治初年,仍然有相關的案件發生,並留下了相關的記載。近代以來的研究,有的人以為是反映了古代社會中的戀物癖者,喜好偷剪頭髪。當然,也有人認為可能是因為營養與疾病的原因,古人無法理解大量毛髪脫落的真正病因,故以超自然的力量來解釋。

佐脇嵩之,『百怪図巻』中的「かみきり」妖怪(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uushi_Kamikiri.jpg)

『鬼剃頭』(Alopecia Areata)與『髪切り』:關於超自然事件的可能醫學史解釋

不同討論的說法上,我個人比較傾向於疾病說,或許是受了醫療史的研究所影響。我認為怪異的文化現象的低層,應該存在了一個可以被科學解釋的真相存講。時至現在,醫學中也有所謂的「心因性壓力所導致的落髮症狀」,以及自體免疫異常所導致的脫髮症狀。例如病人因壓力太大,或是免疫異常而導致了一定區塊的毛髮在短時間內大量的脫落。台灣鄉間,習慣稱這種症狀為「鬼剃頭」。事實上,鬼剃頭在西方現代醫學的病症說法上,統稱之為Alopecia Areata,此字源自於古希臘語ἀλώπηξ,意指毛髮脫落的人。

水木茂妖怪之路(水木しげるロード)上設置的髪切り塑像(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3%95%E3%82%A1%E3%82%A4%E3%83%AB:Sakaiminato_Mizuki_Shigeru_Road_Kamikiri_Statue_1.JPG)

此外,中國古代的醫書中對於「鬼剃頭」一病也有許多的記載。像是《黃帝內經》中即有「毛拔」、「髮脫」、「髮墜」等病名,又《難經》中稱「毛落」。隋代巢元方的《諸病源候論》則說道:「人有風邪,有於頭,在偏虛處,則髮失落、肌肉枯死,或如錢大,或如指大,髮不生,亦不癢,故謂之鬼舐頭。」《外科正宗》中也說:「乃血虛不能隨氣榮養肌膚,故毛髮根空,脫落成片。皮膚光亮,癢如蟲行,此皆風熱乘虛攻注而然。」《醫宗金鑒》的《外科心法.油風篇》中則寫道:「此證毛髮幹焦,成片脫落,皮紅光亮……俗名鬼剃頭。」綜合而論,傳統中醫認為「斑禿」這類病症是因「肝腎虧虛」所致。所以,在《諸病源候論.鬚髮脫落篇》記載:「足少陽膽之經也,其榮在鬚,足少陰腎之經也,其華在髮,沖任之脈,均為十二經之海,其別絡在上唇口;若血盛則榮於鬚髮,故鬚髮美,若血氣衰弱,經脈虛竭,不能榮潤,故鬚髮禿落」。運用氣血運行的原理,來解釋為何人會突然之間就鬚髮禿落。

透過傳統中醫醫書中相關的事證,正好提供了我們一個由側面來理解大量毛髪脫落與疾病,甚至是古代怪異事件之間相關聯繫的可能。也許,剪辮案與「髪切り」都可能只是一種不被古人理解的疾病所致,而不是超自然的力量所為。

古代如同異域:我們該如何理解與詮釋一些奇異的歷史事件

總合而說,這類跟剪人頭髪有關的案件,事實上除了清朝檔案中可以有所探究之外。日本古代相關的妖怪傳說,以及前近代的記載中,也可以找到極為類似的案例。另一方面,如何理解清朝檔案中的許多怪案子,也是多年來整理明清內閣大庫檔案時,一直在心中縈繞的問題之一。或許,透過不同文化的不同研究者,針對類似現象的研究,我們可以有了重新詮釋與理解案件的可能性。簡言之,由「剪辮案」到「髪切り」,我們或許可以觀察到一種前近代社會的集體恐慌心態,如何地由群體的傳聞,漸漸地具像化,或者被記載下來成為清朝檔案的案件,又或者是由鄉野故事幻化江戶日本的妖怪奇談。

鳥山石燕的「髪鬼」出自,《畫図百器徒然袋》(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ekienKami-oni.jpg)

關於更多「網巾」的故事,參見林麗月,〈萬髮俱齊:網巾與明代社會文化的幾個面向〉,《臺大歷史學報》33(2004.6),頁133-160。

回應

comments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